政策信息

当前我国粮食形势

     1、刚性增长不变。随着人口总量增加(2020年人口预计14.5亿人)。城镇人口比重上升(2011年来,全国总人口13.47亿人,其中城镇人口6.19亿人,占总人口的51.3%),居民消费水平提高,农产品工业用途拓展,粮食需求刚性增长。目前我国人均消费粮食为395公斤,到2020年可能达到410—415公斤,全国总需量达到5.8—5.9亿吨。粮食消费结构发生新变化,总的判断是饲料和工业用粮持续增长,城乡居民口粮小幅下降,种子用粮基本稳定(原因是居民收入不断提高,城镇化、工业化加速,农民生产结构生活方式的调整)。从我市情况看2001年粮食产需缺口25万吨,2005年缺50万吨,2010年为77万吨,2011年84万吨,2012年91万吨,主要是饲料粮缺口较大。(2012年全市出栏生猪479万头,家禽出栏3273万只。)
   2、供求紧张状况明显改善,但区域不平衡加剧,供求品种结构矛盾逐步显现。一是粮食供求紧张状况明显改善。到2012年我国实现粮食粮食生产“九连增”,产量达到5.89亿吨。“九连增”创造了了世界粮食生产的中国记录(国际上只有美国和印度实现过“五连增”)。这得益于中央来统筹、部门聚合力、上下齐联动的重农抓粮新格局和不断完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。从2004年起,中央连续9年发布指示“三农”工作的1号文件,不断加大勇于“三农”的支出(中央财政支农预算突破1万亿)。我国粮食生产“九连增”,大大提高了我国粮食自给率。目前库存充足,库存消费比例达到40%,大大超过国际公认的17%—18%安全水平。二是供求不平衡加剧。全国东三省、湖南、河南等13个主产区种植粮食的面积占全国71.5%,生产粮食占75.46%。全国  众多省份缺粮,广东省为第一缺粮省,浙江为第二,产需缺口120亿公斤,自给率达到33%,我市粮食自给率2010年49%、2011年48%、2012年46%(口粮能自给约53万吨)。“北粮南运”已形成粮食产销新格局(湖广熟,天下足)。目前,我市主要依靠铁路从东北调运粮食,山海关已经成为制约“北粮南运”的天下第一难关,一旦出现铁路运力紧张,我们的粮食供给就受到影响。三是供求品种结构矛盾逐步显现。从全国来看,稻谷小麦供求相对宽裕,玉米供需缺口加大,全年得缺口1000万吨,大豆将净进口“七连增”达到6000万吨。从全市看缺口小麦12万吨,缺口玉米68万吨,缺口大豆19万吨,晚籼谷缺口1.7万吨,早籼谷余13.3万吨。同时,从全国看,植物油自给率进步下降,进口依存率达到64%,但从我市看,食用油缺口逐步缩小,2010年缺7200吨,2011年缺口5413吨,2012年1472吨。纵观近几年供求结构的新变化,我们要清醒看到“谷贱伤农”“米贵伤民”交替出现,粮价波动的影响因素更加复杂,调控的复杂性越来越大,大家知道粮价为百价之基,粮价在CPI占比为31%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3、国家粮食安全面临的国际形势越来越复杂。粮食从来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。目前,全球共有9.25亿饥饿人口。全球粮食贸易量每年为2500亿公斤,不到中国粮食总产量一半,大米贸易总量为250—300亿公斤左右,仅占中国消费量15%左右。近几年来极端气候屡屡发生,威胁全球粮食安全,中国不能独善其身,粮食能源化、粮价金融化趋势越来越明显,欧美发达国家发展生物燃料(乙醇、生物紫油)消耗粮食越来越多。粮价金融化:美元坚挺、粮价回落,美元贬值、粮价上涨。2008年,美国发生金融危机,国际粮价上涨40%,引起全球恐慌。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居民已经因为米价问题,与粮食零售商发生了冲突,骚乱持续已近一周。菲律宾政府决定实行限购低价米两周的政策。在巴基斯坦,运送小麦和面粉的车辆都需要准军事部队护送,而在马来西亚,未经许可出口面粉等产品就属于犯罪,中国也下文控制粮食的出口,以满足不断扩大的国内需求。埃及、柬埔寨等国家为了平抑国内物价,纷纷限制本国大米出口。
全球农业集中化与资本化趋势日益增强,欧美发达地区农业跨国公司掌控了粮食交易定价发言权,中国大豆沦陷,ADM、邦吉、嘉吉和路易达孚四大跨国公司垄断了世界粮食贸易的80%。他们操纵着全世界粮食的进出口买卖、食品的制造与包装,以及价格的制定。在其背后往往与各国的政治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美国学者莱斯特· 布朗,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写了《谁来养活中国》报告。他认为到21世纪,中国日益严重的水资源短缺,快速的工业化进程对农田的大量侵蚀、破坏,加上人口增长,使得中国可能从国外进口大量的粮食,甚至会把全世界的粮食吃光。10多年后的今天,中国成功地用不足世界10%的耕地养活了世界21%的人口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布朗报告中提出的种种假设变得越来越现实。

Copyright © 衢州市粮食局 版权所有 浙ICP13008629